威尼斯彩票注册网站 > 典籍 > 首先首诂难而问曰,少阳脉沉

原标题:首先首诂难而问曰,少阳脉沉

浏览次数:110 时间:2019-11-19

|<< << < 1;) 2 3 > >> >>|

曰∶愿闻虚实之要?曰∶气实形实,气虚形虚,此其常也,反此者病。谷盛气盛,谷虚气虚,此其常也,反此者病。脉实血实,脉虚血虚,此其常也,反此者病。气盛身寒气虚身热曰反,谷入多而气少曰反,谷不入而气多曰反,脉盛血少曰反,脉少血多曰反。气盛身寒,得之伤寒;气虚身热,得之伤暑。谷入多而气少者,得之有所脱血,湿居其下也;谷入少而气多者,邪在胃及与肺也。脉少血多者,饮中热也;脉大血少者,脉有风气,水浆不入,此谓反也。夫实者气入也,虚者气出也。气实者热也,气虚者寒也。入实者,左手开针孔也;入虚者,左手闭针孔也。

天地阴阳,升降定息,周於六甲,日月晓昏亦然。人呼吸上下,六气周身,故定息六寸。

男女之合,二情交畅,阴血先至,阳精后冲,血开裹精,精入为骨,而男形成矣;阳精先入,阴血后参,精开裹血,血入居本,而女形成矣。阳气聚面,故男子面重,溺死者必伏;阴气聚背,故女子背重,溺死者必仰。走兽溺死者,伏仰皆然。阴阳均至,非男非女之身,精血散分骈胎、品胎之兆,父少母老,产女必羸;母壮父衰,生男必弱。古之良工,首察乎此,补羸女先养血壮脾;补弱男则壮脾节色;羸女宜及时而嫁,弱男宜待壮而婚,此疾外所务之本,不可不察也。

三阳为经,二阳为维,一阳为游部。三阳者,太阳也,至手太阴而弦,浮而不沉,决以度,察以心,合之阴阳之论。二阳者,阳明也,至手太阴弦而沉急不鼓,炅至以病皆死。一阳者,少阳也,至手太阴上连人迎弦急悬不绝,此少阳之病也,搏阴则死。三阴者,六经之所主也,交于太阴,伏鼓不浮,上空至心。二阴至肺,其气归于膀胱,外连脾胃。一阴独至,经绝气浮不鼓,钩而滑。此六脉者,乍阴乍阳,交属相并,缪通五脏,合于阴阳。先至为主,后至为客。三阳为父,二阳为卫,一阳为纪;三阴为母,二阴为雌,一阴为独使。二阳一阴,阳明主脾病,不胜一阴,脉软而动,九窍皆沉。三阳一阴,太阳脉胜,一阴不能止,内乱五脏,外为惊骇。二阴二阳,病在肺,少阳脉沉,胜肺伤脾,故外伤四肢。二阴二阳皆交至,病在肾,骂詈妄行,癫疾为狂。二阴一阳,病出于肾,阴气客游于心,脘下空窍,堤闭塞不通,四支别离。一阴一阳代绝,此阴气至心,上下无常,出入不知,喉嗌干燥,病在土脾。二阳三阴,至阴皆在,阴不过阳,阳气不能止阴,阴阳并绝,浮为血瘕,沉为脓 也。三阳独至者,是三阳并至,并至如风雨,上为癫疾,下为漏血病。三阳者,至阳也。积并则为惊,病起如风霹雳,九窍皆塞,阳气滂溢,嗌干喉塞。并于阴则上下无常,薄为肠 。此谓三阳直心,坐不得起卧者,身重,三阳之病也。

然:冬至之后,得甲子少阳王。

脉分两手,手分三部,隔寸尺者,命之曰关,去肘度尺曰尺,关前一寸为寸,左手之寸极上,右手之尺极下。

心脉满大,痫 筋挛。肝脉小急,痫 筋挛。肝脉瞀闷,有所惊骇,脉不至若喑,不治。肝肾脉并沉为石水,并浮为风水,并虚为死,并小弦欲为惊。心脉揣(《素问》揣作搏,下同)滑急为心疝。肺脉沉揣为肺疝。三阳急为瘕。二阴急为痫厥。二阳,血湿身热者死。心肝 亦下血,二脏同病者可治,其脉小沉涩为肠 ,其身热者死,热甚七日死。胃脉沉鼓涩,胃外鼓大,心脉小坚急,皆鬲偏枯。男子发左,女子发右。不喑舌转者,可治,三十日起。其从者,喑三岁起。年不满二十者三岁死。脉至而揣,衄血身有热者死。脉来悬钩浮者为热。 脉至而揣名曰暴厥,暴厥者,不知与人言。脉至而数,使人暴惊,三四日自已。脉至浮合,浮合如数,一息十至以上,是经气予不足也,微见九十日死。脉至如火薪然,是心精予夺也,草干而死。脉至如丛棘,是肝气予虚也,木叶落而死。脉至如省客,省客者脉寒如故也,是肾气予不足也,悬去枣华而死。脉至如丸泥,是胃精予不足也,榆荚落而死。脉至如横格,是胆气予不足也,禾熟而死。脉至如弦缕,是胞精予不足也,病善言,下霜而死,不言可治。脉至如交棘交棘者,左右傍至也,微见三十日而死。脉至如涌泉,浮鼓肌中,是太阳气予不足也,少气味,韭花生而死。脉至如颓土之状,按之不足,是肌气予不足也,五色见黑白,累发而死。脉至如悬雍。悬雍者,浮揣切之益大,是十二俞之气予不足也,水冻而死。脉至如偃刀。偃刀者,浮之小急,按之坚大,五脏寒热,寒热独并于肾,如此其人不得坐,立春而死。脉至如丸,滑不着手,丸滑不着者,按之不可得也,是大肠气予不足也,枣叶生而死。脉至如舂者,令人善恐,不欲坐卧,行立常听,是小肠气予不足也,季秋而死。

一阴者,是况脉也。一阳者,是滑脉也。若脉见於左手尺部,此是肾与膀胱,藏府表裹顺也。若在左手寸口,即为病豚逆也。

女子阴逆自上生下,故极上之地,左手之寸为受命之根本,既受命矣,万物从土而出,惟脾为先,故左手寸下之关之脾,脾土生金,故关下之尺为肺,肺金生水,故左手之尺越右手之寸为肾,肾水生木,故右手寸下之关为肝,肝木生火,故关下之尺为心。男子右手尺脉常弱,初生微眇之气也;女子尺脉常强,心大之位也,非男非女之身,感以妇人,则男脉应,动以男子则女脉顺指,不察乎此,难与言医。

腹胀身热脉大,是一逆也。腹鸣而满,四肢清泄脉大者,是二逆也;血衄不止脉大者,是三逆也;咳且溲血脱形,脉小而劲者,是四逆也;咳脱形,身热脉小而疾者,是五逆也。如是者,不过十五日死矣。腹大胀,四末清,脱形泄甚,是一逆也;腹胀便血,其脉大时绝,是二逆也;咳溲血,形肉脱,喘,是三逆也;呕血胸满引背,脉小而疾,是四逆也;咳呕腹胀,且飧泄,其脉绝,是五逆也。如是者,不及一时而死矣。工不察此者而刺之,是谓逆治。

一阳者,脉浮也。三阴者,脉况涩短也。寸部已沉涩而短,又时时浮者,此阴中伏阳也。

受形

脉小色不夺者,新病也;脉不夺色夺者,久病也;脉与五色俱夺者,久病也;脉与五色俱不夺者,新病也。肝与肾脉并至,其色苍赤,当病毁伤,不见血,已见血,湿若中水也。尺内两傍则季胁也,尺外以候肾,尺里以候腹中。附上,左外以候肝,内以候鬲;右外以候胃,内以候脾。上附上,右外以候肺,内以候胸中;左外以候心,内以候膻中。前以候前,后以候后。上竟上者,胸喉中事也;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膝胫中事也。粗大者,阴不足,阳有余,为热中也。

此寸口,正指右手寸口,手太阴脉也,脉会大渊。大渊,穴名,十二经紧要都会之所,手太阴豚所动之处。

凡人之生,热而汗,产而易,二便顺利,则气之通也。阳虚不能运阴气,无阴气以清其阳,则易独治,而为热;阴虚不能运阳气,无阳气以和其阴,则阴独治,而为厥。脾以养气,肺以通气,肾以泄气,心以役气,凡脏有五,肝独不与,在时为春,在常为仁,不养不通,不泄不役,而气常生,心虚则气入而为荡,肺虚则气入而为喘,肝虚则气入而目昏,肾虚则气入而腰疼。四虚气人,脾独不与,受食不化,气将日微,安能有余以入其虚,乌乎?兹谓气之名理与。

黑脉之至也,上坚而大,有积气在少腹与阴,名曰肾痹,得之沐浴,清水而卧。

有不及其部位。

津润

黄脉之至也,大而虚,有积气在腹中,有厥气,名曰厥疝,女子同法,得之疾使四肢汗出当风。

一阳二阴者'谓脉来长而沉涩也。

天地定位,而水位乎中,天地通气,而水气蒸达,土润膏滋,云兴雨降,而百物生化。

青脉之至也,长而弦,左右弹,有积气在心下支 ,名曰肝痹,得之寒湿,与疝同法,腰痛足清头痛。

三百六十日,以成一岁。

男子阳顺,自下生上,故极下之地,右手之尺为受,命之根本。如天地未分,元气浑沌也。既受命矣,万物从土而出,惟脾为先,故尺上之关为脾,脾上生金,故关上之寸为肺,肺金生水,故自右手之寸,越左手之尺为肾,肾水生木,故左手尺上之关为肝,肝木生火,故关上之寸为心。

五实死,五虚死。脉盛,皮热,腹胀,前后不通,闷瞀,是谓五实;脉细,皮寒,气少,泄利前后,饮食不入,是谓五虚。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身汗得后利,则实者活。此其候也。

阳明王三月、四月,其气始萌未盛,故脉来浮大而短。

本气

黄帝问曰∶脉有四时动奈何?岐伯对曰∶六合之内,天地之变,阴阳之应,彼春之暖,为夏之暑,彼秋之忿,为冬之怒,四变之动,脉与之上下,以春应中规,夏应中矩,秋应中衡,冬应中权。是故冬至四十五日,阳气微上,阴气微下;夏至四十五日,阴气微上,阳气微下。阴阳有时,与脉为期,期而相失,如脉所分,分之有期,故知死时。微妙在脉,不可不察,察之有纪,从阴阳始。是故声合五音,色合五行,脉合阴阳。持脉有道,虚静为宝。

沉脉循行,帖筋辅骨,此为阴脉。

天地之气,周于一年,人身之气,周于一日。

春日浮,如鱼之游在波;夏日在肤,泛泛乎万物有余;秋日下肤,蛰虫将去;冬日在骨,蛰虫周密,君子居室。故曰知内者,按而纪之;知外者,终而始之,此六者,持脉之大法也。

脉有轻重,何谓也?

人肖天地,亦有水焉。在上为痰,伏皮为血,在下为精,从毛窍出为汗,从腹肠出为泻,从疮口出为水,痰尽死,精竟死,汗枯死,泻极死。水从疮口出不止,干即死。

白脉之至也,喘而浮,上虚下实,惊,为积气在胸中,喘而虚,名曰肺痹,寒热,得之醉而使内也。

滑是阳明豚。

人身阳气以子中自左足而上,循左股、左手指、左肩、左脑、横过右脑、右肩、右臂手指、胁、足,则又子中矣;阴气以午中自右手心通右臂、右肩、横过左肩、左臂、左胁、左足外肾、右足、右胁,则又午中矣。阳气所历,充满周流,阴气上不过脑,下遗指趾,二气之行,昼夜不息,中外必偏。一为痰积壅塞,则痰疾生焉,疾证医候,统纪浩繁,详其本源。痰积虚耳,或痰聚上,或积恶中,遏气之流,艰于流转,则上气逆上,下气郁下,脏腑失常,形骸受害。暨乎!气本衰弱,运转难迟,或有不周,血亦偏滞,风湿寒暑乘间袭之,所生痰疾,与痰积同。

治热病脉静汗已出,脉盛躁,是一逆也;病泄脉洪大,是二逆也;着痹不移,肉破,身热,脉偏绝,是三逆也;淫而夺形,身热色夭然白,及后下血 ,笃重,是四逆也;寒热夺形,脉坚搏,是五逆也。

同前。

同化五,故胃为脾府,而脉从脾;同气通泄,故大肠为肺府,而脉从肺;同主精血,故膀胱为肾府,而脉从肾;同感交合,故小肠为心府,而脉从心;同以脉为窃,故胆为肝府,而脉从肝澄生当后世传其言而已,尔初决其秘,发悟后人者,非至神乎。体修长者脉疏,形侏儒者脉蹙,肥人如沉,而正沉者愈沉,瘦人如浮,而正浮者愈浮,未烛斯理,遏愈众疾,表里多名,呼吸定到,抑皆末也。世俗并传,兹得略云尔。

形气有余,脉气不足死;脉气有余,形气不足生;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治之趋之,无后其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谓之不治。所谓逆四时者,春得肺脉,夏得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涩者,名曰逆四时。未有脏形,于春夏而脉沉涩,秋冬而脉浮大,病热脉静,泄而脉大,脱血而脉实,病在中而脉实坚,病在外而脉不实坚者,皆为难治,名曰逆四时也。

所谓一阴一阳者,谓脉来沉而滑也。

平脉

赤脉之至也,喘而坚,诊曰,有积气在中,时害于食,名曰心痹,得之外疾,思虑而心虚,故邪从之。

#3呼:原作『乎』,据《本义》、《集注》改。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从关至尺是尺内,阴之所治也;从关至鱼际是寸口内,阳之所治也。

为外关内格。

喊者,脉不及九分,至八分、七分、六分也。又阳豚本浮,轻手而按之,损至而小为不及。

短是厥阴豚。

寸口乃始於右手肺经,肺、大肠至胃、脾,脾至心、小肠,小肠至膀胱、肾,肾至心包络、三焦,三焦至胆、肝而终,终而复始於肺。故诊视法度,叉取於寸口,以断死生吉凶也。

过者,法日太过。

然:浮之损小。

脉有阴有阳,其法度如何。

#6当:此下《本义》、《集注》有『见』字。

此阴乘之脉也。

浮为阳脉,浮而损小,为阳脉之虚。

非有六脉俱动也。

如此之言。

外关者,内豚不得出,日不及,亦日阴乘豚。内格者,外豚不得入,日太过,日溢脉。

太阳之至,洪大而长。

有不及。

荣卫行阳二十五度,行阴亦二十五度,为一周也。

是阴阳之法也。

故阴得尺内一寸,阳得寸内九分。

#5当:此下《本义》、《集注》有『见』字。

经者,径也,常也,常行之径路也。手三阴三阳,足三阴三阳。心,手少阴经;小肠,手太阳经;肝,足厥阴经;胆,足少阳经;肾,足少阴经;膀胱,足太阳经; 肺,手太阴经;大肠,手阳明经;脾,足#2太阴经;胃,足阳明经;心包络,手厥阴经;三焦,手少阳经。已上十二经,皆有形动之豚息。

阳脉出行二十五度,阴脉入行二十五度,共五十度。荣卫始从中焦注手太阴、阳明,阳明注足阳明、太阴,太阴注手少阴、太阳,太阳注足太阳、少阴,少阴注手心主、少阳,少阳注足少阳、厥阴,厥阴复注手太阴。

脾属土,位居中央。州者,州县之义。中州者,中国之义。

铜壶贮水下百#4十二时辰,刻漏一时计八刻,十二时计百刻,一日一夜漏刻尽,天明日出。

脾者中州。

菽者,豆也。肺主皮毛,如三豆之重,在皮毛之问,是肺脉。几诊肺豚,要轻手以按之。

太阳王五月、六月,其气太盛,故其脉来洪大而长。

有阳脉盛实而阴脉虚损,有阴豚盛实而阳脉虚损,其说如何。

肝肾俱沉,何以别之?

有关有格。

一阴者,脉沉也。三阳者,脉浮滑长也。尺中已浮滑而长,又时一沉,此是阳中伏阴也。

臧者,法日不及。

脉息有太过其部位。

浮而大散,方是心脉。大者,是藏脉;散者,是府脉。

一阳三阴者,谓脉来沉涩而短,时一浮也。

三阴三阳,各王六十日。

有覆。

涩者阴也。

诊脉有轻有重,以等阴阳高下,其说如何。

复得甲子太阳王。

脉当#5九分而浮。

诸阴不足,阳入乘之,为覆。诸阳不足,阴入乘之,为溢。

经豚诊候论第一#1

此阳乘之脉。

引三阴三阳脉,以应六气,浮、滑、长,三阳脉;沉、短、涩,三阴脉。

故曰阴阳也。

其说如何。

长是太阳脉。

覆行之脉,从关至尺泽穴,脉见一寸,其於伏行不见也,沉之损小,是阴不及,阴不及则阳入乘之,名日阳覆,又内关外格。

阳数奇,其数九,阳豚浮,故寸口豚九分而浮。

复得甲子阳明王。

总言三阴三阳,随六甲之时日盛旺,大要诀也。

寸口有六脉俱动耶?

不及本位日短,细而迟,往来难,时一止,日涩。浮而短涩,方是肺脉,短者是藏,涩者是府。

问寸口之中,有六脉皆形动耶。

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卷之一

关以后者,阴之动也。

心肺在鬲上,藏中之阳,呼者因阳出,故呼之气出於心肺。

呼#3吸定息,脉行六寸。

然:关之前者,阳之动也。

太阴之至,紧大而长。

#8卑:《本义》、《集注》作『平』。

肝肾在鬲下,故脉皆沉,何所有别。

肝肾在鬲下,藏中之阴,吸者随阴入,故吸之气入於肾肝。

问不知是病脉。

故其脉在中。

一阳者,豚长也。二阴者,脉沉涩也。脉居阳部,而反阴脉现者,此是血气俱虚,为阴乘阳者也。

#10及:疑为『反』之误。

去鱼际骨一寸,名曰寸口。肝、心、脾、肺、肾,为五藏;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为六腑。独取用寸口一部,以断央藏府或死或生、或吉或凶之法度,其说如何。谓者,说也。

寸口者,五藏六府之所终始,故法取於寸口也。

互以尺寸分之,便知寸口尺部。

吸入肾与肝。

然:牢而长者,肝也。

所言一阳一阴者,谓脉来浮而涩也。

复得甲子厥阴王。

为终之气,盛阴之分,水凝冱如石,故豚沉短以敦。

#4百:此下疑脱『刻』字。

寸为阳部,乃阳要会之处;尺为阴部,乃阴要会之处。此豚之大要会,实在尺寸。

人一日一夜,凡一万三千五百息。

#11一:疑当作『二』字。

心为阳藏,位处上焦,以阳居阳,故为阳中之阳。肺为阴藏,位处上焦,以阴居阳,故为阴中之阳。肾为阴藏,位处下焦,以阴居阴,故为阴中之阴。肝为阳藏,位 处中焦,以阳居阴,故为阴中之阳。脾为阴藏,位居中焦,以太阴居阴,为阴中之至阴。脉有一阴一阳,一阴二阳,一阴三阳;有一阳一阴,一阳二阴,一阳三阴。 有脉或一阴一阳,或一阴二阳,或一阴三阳;有脉或一阳一阴,或一阳二阴,或一阳三阴。

过者,脉出过一寸至一寸二分、三分、四分、五分也。尺脉本况,重手按之,又加实大,为阴太过。

#7言此:《本义》、《集注》作『此言』

遂上鱼为溢。

浮而短涩者,肺也。

遂入尺为覆。

然:寸口者,脉之大要会,手太阴之脉动也。

为四之气,暑湿之分,秋气始生,乘夏余阳,故豚来紧大而长。

过者,脉过九分,出一寸。又寸豚本浮,又加实大,为太过脉。

如此言阴阳脉。

#9灭:疑为『臧』之误。

真藏咏是独见本藏脉者,皆死,偏阳偏阴亦死。

故日阳盛阴虚。

沉之实大。

心肺俱浮,何以别之?

天以六六之节,以成一岁。自冬至之后得甲子,是来年初之气,其甲子或在小寒之初,或在大寒之后,所以少阳之气未出阴分,故脉乍大小短长。

答是王脉。

脉有阴阳之法,何谓也?

有阴阳相乘。

过者,法日太过。

言此六脉。

故断之日阴盛阳虚之脉。

些二阴三阳之王时日,大要也。

脾者中州,上有心肺,下有肾肝,故呼吸中问乃脾也。脾胃仓凛之官,主受五谷。谷,谷也。谷,空也。脾受谷味,以为呼吸之本。

肾主骨,其脉况,要重下手按至於骨。举起手指,脉来急疾乃是肾脉也。

沉之损小。

脉有太过。

是阴阳虚实之意。

王各六十日。

经言少阳之至,乍大乍小,乍短乍长。

为内关外格。

此六者,是平脉耶?

盈溢之豚,从寸口盈溢,上至鱼际骨。

厥阴王十一月、十二月,阴气盛,故脉来沉短以敦。

问此六脉,不知平和脉耶。

关部为阴阳之关津,关前为阳,关后为阴。从关至尺泽穴,当一尺,是尺部内,阴之所治也。尺部脉见一寸耳,而言尺者,是其根也。从关至鱼际骨是寸切内,阳之所治也。寸口长一寸,而豚见九分也。

脉有尺部,有寸部,其说如何。

肾属水,其性濡,水性外柔,按之乃濡,水性内刚,举之乃实。濡者是藏,实者是府。

一阴者,脉况也。二阳者,脉滑而长也。此脉见於阴部,是阳下乘於阴部。

有阴豚乘阳部,有阳脉乘阴部。

浮者阳也。

将病脉也?

浮脉循皮肤血咏之问,在肌肉之上,此为阳脉。

浮是少阳脉。

少阴之至,紧细而微。

故断之日阳盛阴虚之脉。

然:言此#7者。

复得甲子太阴王。

沉者阴也。

浮为阳脉,浮而实大,是阳脉之盛。阳脉本浮,轻手按之,更加实大,是阳盛太过也。

#1第一:此下《集注》有『凡二十四首』五字。

脉当#6一寸而沉。

先看肺豚,举一例以为式。假令初诊右手寸口肺脉。

总言浮阳况阴之脉。

然:呼出心与肺。

少阳王正月、二月,其气尚微小,故其脉进退无常,大小长短不定。

阳气生於尺而动於寸,阴气生於寸而动於尺,是以法阳气始生於立春,上至芒种之节,其数九,三阳王於前,法寸内九分而浮。夏至之节,其气下行,至立冬而终, 其数十,三阴王於后,法尺内一寸而沉。此阳中阴阳始终也。阴气复从立秋而生,下冬至之节,其数十。冬至之后,随少阳上行,至立夏之节,其数九。此阴中阴阳 始终也。尺寸各有终始,一寸九分,故日尺寸。

少阴王九月、十月,阳气衰而阴气盛,故脉紧细而微。

脉有阳盛阴虚,阴盛阳虚,何谓也?

关,闭也;格,拒也。阴气太盛,阳气不得营,故日鬲。阳气太盛,阴气不得营,故日关。阴阳俱盛,不得相营,故曰关鬲。

减者,法曰不及。

豚息行阳二十五度,行阴二十五度,共五十度,周遍於身体之问。

浮而大散者,心也。

厥阴之至,沉短以敦。

第一首诂难而问曰。

沉为阴脉,沉而实大,为阴脉之盛。阴脉是尺部,本沉而濡,重手按之,及更实大,是阴盛太过。

五难曰:

各以其经所在,名病逆顺也。

脾主肌肉,故次心,如九豆之重。几诊脾脉,要不轻不重手以按之。

其气以何月各王几日?

阴数耦,地数十,故阴部得尺内一寸。阳数奇,天数九,故阳部得寸内九分。

如六菽之重,与血脉相得者,心部也。

故曰阴盛阳虚。

又总言阴阳虚实之意。

涩是太阴豚。

长者阳也。

脉行五十度,周於身。

呼吸之问,脾受谷味也,其脉在中。

此是阴脉乘於阳部之脉。

沉者阴也。

一阳者,脉浮也。一阴者,豚涩也。浮涩者肺脉,当见右手寸口,是本部之阴阳顺也。若在左关,即病为逆也。

独取寸口,以决五藏六府死生吉凶之法,何谓也?

人一呼脉行三寸。

然:尺寸者,脉之大要会也。

三难曰:

是其真藏之脉,人不病而死也。

肝主筋,又在脾下,如十二豆之重。几诊肝脉,略重手按之。

太阴王七月、八月,承夏余阳,阴气未盛,故脉来繁大而长。

阳明之至,浮大而短。

阳脉是寸口,本浮而实,今轻手浮而得之,更损灭#9而小,故日阳虚不足。

上鱼际骨,为脉盈溢,浮而实大。上鱼为阳溢,浮而损小者,阳不及也。阳不及则阴入乘之,为阴溢。

上有心肺,下有肝肾,而脾脉在於其中。

为五之气,清切之分,故其脉紧细而微。

按之至骨,举指来疾者,肾部也。

故尺寸终始,一寸九分,故日尺寸也。

故曰覆溢。

覆行之脉,从关至尺泽。

阳气生於尺而动於寸,关前名寸口,是阳气动作之处。

何谓也?

阴生於寸而动於尺,关后为尺部,是阴气动作之处。

脉有尺寸,何谓也?

如三菽之重,与皮毛相得者,肺部也。

各以十二经所在,观春夏秋冬六豚之变,则知病之逆顺也。

故分寸为尺,分尺为寸。

浮者阳也。

一阴二阳者,谓脉来沉滑而长也。

吸者随阴入,一吸之问,行太阴,少阴、厥阴经计三寸。

内关者,外脉不得入,为阴不及,则阳入乘之。外格者,内脉不得出,为阴太过,又为阳覆。

黄帝八十一难经慕图句解卷之一

喊者,脉不满一寸,止见八分、七分、六分。又阴脉本沉而濡,重手按之,损至而小,为阴不及。

然:皆王脉也。

六难曰:

呼者因阳出,一呼之问,行太阳、少阳、阳明经计三寸。

谓脉来浮、沉、长、短、滑、涩也。

心肺在鬲上,藏中之阳,阳浮於上,宜轻按之。肝肾在鬲下,藏中之阴,阴沉於下,宜重按之。

二难曰:

六六。

非是六脉!俱动於寸口。

漏水下百刻。

十二经皆有动脉。

故五十度复会於手太阴。

#2足:原作『凡』,据文义改。

经脉一周,计二百七十息。经脉五十周,计人一日一夜,共一万三千五百息数。

此是阴脉乘於阳部之脉。

复得甲子少阴王。

心象火,於外独明,故心脉浮。肺象金,於位独高,故肺脉浮。二者皆浮,何以辫别。

荣为血属阴,荣行脉中;卫为气属阳,卫行脉外。气血寤行於身,寐行於藏,昼夜休息,无有止时。二百七十息,豚行十六丈二尺,应漏水二刻。一万三千五百息,脉行八百一十丈,应漏水百刻。行阳二十五度,行阴二十五度,乃刻漏之度数。一周者,乃周遍於一日一夜也。

一吸脉行三寸。

有溢。

按之濡,举指来实者,肾也。

六个六十日。

心主血脉,次於肺,如六豆之重。几诊心脉,要略重手以按之。

如九菽之重,与肌肉相得者,脾部也。

一岁之内,计三百六十日,定四时成岁。

然:初持脉。

一难曰:

问三阴三阳之气,不知何月分各王几日。

阴数耦,其数十,阴豚况,故尺脉当一寸而沉。

沉是少阴脉。

四难曰:

为一#11之气,其候始暄,其气未盛,故脉来浮大而短。

短者阴也。

故日轻重也。

如十二菽之重,与筋卑#8者,肝部也。

卢国秦越人撰临川唏范子李駉子野句解

七难曰:

滑者阳也。

肝属木,肝木生於地,牢义可知。枝叶长於天,长义出此。牢者是藏,长者是府。

一阴三阳者,谓脉来浮滑而长,时一沉也。

沉为阴脉,沉而损小为阴脉虚。阴豚本沉,重手按之,更损至而小,是阴虚不足也。

浮之实大。

第二首诂难而问日。

为三之气,盛阳之分,故脉来洪大而长。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注册网站发布于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首先首诂难而问曰,少阳脉沉

关键词:

上一篇:把辨方证称为辨证的尖端,它是脏腑经络辨证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