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彩票注册网站 > 医院 > 涉及案件金额超200万元,该院就三回九转受理违

原标题:涉及案件金额超200万元,该院就三回九转受理违

浏览次数:113 时间:2019-12-05

揭秘“血头”QQ群组织卖血黑幕

医院护工周某利用缺乏对献血者与用血者之间“亲友关系”严格核查的漏洞,联系“血头”赵某,转行非法组织卖血。记者昨日获悉,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组织卖血罪对周某、赵某批准逮捕。

­ 买卖血液量超80万毫升,涉案金额超200万元

钻医院互助献血机制漏洞一次抽成上千元

护工转行做“血头”

­ 南宁市打掉3个非法卖血团伙

一个团伙内的几名成员之间相互叫不出名字,不知谁是上线,仅仅在QQ群里相互介绍发布信息——表面上看上去是个松散的QQ群,而事实上,这是一支组织非常严密的卖血团伙。他们利用网络发现和召集献血人,并让其冒充患者朋友、家属完成医院献血,获利后,每人得到自己的一部分报酬。

周某曾为某医院的住院护工,在工作中得知医院存在严重的季节性缺血问题,医疗用血需求量大,遂辞去护工工作,找到长期组织卖血的同伙赵某,开始联系卖血人员进行非法组织卖血活动。

­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李艺 实习生 廖翠翠 通讯员 周志访

在这份看似简单的分工背后,怎样发现有需求的患者,如何发展下线并召集献血人等问题,一直是个谜团。2012年2月9日上午10时40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冒充患者朋友非法组织卖血的两起案件进行集中审理,揭开了这个秘密。

二人分工明确,周某负责在医院二层血液中心寻找需要用血的病人或家属,与“客户”商定用血量及“好处费”标准等,通常为1500元/400ml左右;赵某则在朝阳区飘亮广场献血站附近组织、安排手下“血头”联系“血人”。血头与招募的血人议定卖血价格后按照约定时间带“血人”到飘亮广场献血车,交代“血人”如何应付医生的询问。

­ 卖血有多赚钱?一袋400毫升的全血,“血头”以300元的价格从卖血人处购入,卖到需要用血的患者手里,价格就直逼千元甚至更高,“血头”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这两起案件并非偶然,《法制日报》记者从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获悉,仅2011年9月一个月,该院就连续受理非法组织卖血案件4起,涉案犯罪嫌疑人10名,卖血人员20名。

卖血成功,周某从“客户”处收钱后,经由上线与下线之间逐级抽取现金提成,最后卖血者得到的好处费一般不超过400元/400ml。

­ 9月6日上午,南宁市卫生计生监督所召开案情通报会,公布了一起打击非法组织买卖血液犯罪团伙的破案全过程。据了解,查获的3个犯罪团伙11名犯罪嫌疑人共非法组织买卖血液80余万毫升,涉案金额达200余万元。非法组织卖血的其中8名罪犯,分别被判处一年五个月至一年六个月不等刑期,并处以罚金。

QQ群招募献血者

线上线下招募“血人”

­ 群众举报

据公诉机关指控,2011年8月间,被告人熊某、孙某伙同黄某(另案处理)等人通过网络等方式联系卖血人,并以让卖血人冒充用血患者朋友的手段组织卖血。同年8月22日16时许,熊某、孙某伙同他人在某知名医院内,组织张某等人卖血被抓获。

周某和赵某雇佣手下在“大学生兼职群”、“北京日结临时工”等贴吧、QQ群及微信朋友圈内发布卖血信息,在外来务工者聚居的公共场所发放名片和小广告招募卖血人员,广告范围涉及海淀、朝阳、通州、昌平等区域。

­ 非法卖血组织威逼利诱献血者“互助献血”

庭上,面对法官提出“非法获利多少”的问题,熊某的回答显得很迷茫:“应该是350元,但我没拿到钱,不知道算不算违法。”

通过线上QQ群、贴吧、微信朋友圈和线下发放、张贴小广告的方式,二人以正规渠道义务献血为幌子,大肆招募献血者。招募的“血人”多为外来务工人员。

­ 2015年初,南宁市卫生监督所不断接到市民举报,反映南宁中心血站和各医疗机构周边有人非法组织买卖血液。而2015年的“无偿献血日”,不少热心市民来到南宁中心血站进行无偿献血,但他们却被血头盯上了。当天,一名血头为了争抢利益,到场殴打另一名血头。除了“黑吃黑”,这些血头还对无偿献血者进行威逼利诱,让他们将“无偿献血”改为“互助献血”,将血液定向输给付费的买血人。

22岁的熊某系河南人,外号小熊,“血贩子”只当了两三天就被警方抓获。“被抓两天前,我从QQ群里得知,帮上家介绍献血的人可以获得提成。”小熊坦白,但是上家是谁,叫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活,团伙内部分工不明确,成员之间只相互在QQ群里介绍一下,根本不认识对方。

一次卖血得利后,多数“血人”经由上线拉拢加入团伙进一步发展下线。通过这种方式,团伙人数迅速增多,规模迅速扩大。

­ 2015年6月,南宁市公安局和南宁市卫生计生委共同决定,启动联合执法的工作机制,侦办本案。经过近8个月的搜证追查,以及对近3万人次互助献血数据的分析,调查人员发现有3个非法组织买卖血液的犯罪团伙长期盘踞在南宁市中心血站。这些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多次用暴力威胁南宁中心血站工作人员及医院医务人员,对无偿献血群众用暴力进行威逼利诱,强迫转为互助献血。南宁中心血站副站长陈洋说,血站工作人员发现“血头”后曾对他们行为进行劝阻,影响了“血头”的“工作”,因此他们对血站工作人员怀恨在心,进行言语威胁,甚至跟踪下班的员工。

在这个卖血团伙中,像小熊这样负责组织卖血的人,是整个程序的中间环节,他不知上线是谁,他自己也还发展下线。

互助献血审核松

­ 此外,这些团伙头目掌握有人数不等的下线,每个团伙头目可能都有一个或几个医院的势力范围,通过下线人员利用QQ、微信、名片等方式获取医院需血患者的信息,通过QQ、微信、网站、宣传材料等向大中专院校的学生及社会人员招募供血者,而供血者献血之后,“血头”会使用现金进行结算,十分隐秘。

在QQ群里,小熊等人会用自己的QQ号发布一些兼职信息,内容大致为“招献血人员,400cc,400元钱”。同时,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留在最后,如果有人愿意,就会主动与他联系。这样介绍一个人,小熊可以从中抽成50元。

据周某交代,医院及献血站对献血人与用血人之间的关系不会进行实质审查,在献血站不可能一一识别的情况下,用血病人只需在医院《互助献血单》上填写用血者及卖血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卖血者便可拿该单据到献血站进行献血,使得卖血行为符合相关程序规定,成功献血并借此获利。

­ 据参与侦办此案的罗警官介绍,“血头”以350元-400元/400毫升全血的价格支付给卖血者费用,再以1900元-2500元/400毫升全血的价格卖给患者,从中层层赚取差价。

被小熊介绍到医院的献血者,需要填两张表。这时,负责医院填表的黄某(另案处理),则会和前来献血的人讲好他们是患者的家属或者朋友,属于自愿献血,随后,黄某会监督献血者完成献血。其中,黄某抽成是一天200元。

在医院中,多数病患通常难以在有限时间内找到适合的亲友进行献血,使得买血成为病人及其家属获得手术用血最为便利的途径。黑色链条一旦形成,便成为血头们大肆卖血牟利的工具。

责任编辑:郑莉莉

“我不知道上家是谁,也不确定他们能赚多少,我只跟张梁(化名)联系,他应该跟二哥是一伙的。”黄某曾在公安机关录口供时交代。

医院内发名片宣传

黄某口中的张梁是黑龙江人,曾因盗窃罪被法院判处拘役5个月。根据公诉机关指控,张梁、丁某、谢某3人以同样方法组织卖血人冒充用血患者亲友的手段进行卖血,2011年8月9日,张梁等人召集5名卖血者在医院内填表、献血时被公安机关抓获。法庭上,张梁情绪激动几度哽咽,“我知道自己错了,犯了法就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与其他人一样,张梁进入这个团伙也是因为网上发布的一则信息。“信息是二哥发布的,说招人在医院内发名片,一天200元。”就这样,张梁开始了这份“工作”,每日在医院的住院部和输血科等处广发名片。起初,因为他频繁进出医院和散发名片等动作,曾遭到医院保安的驱赶,但最终都被二哥摆平了。“二哥是个很厉害的人,和医院的保安、护士都熟。”张梁回忆。

在张梁散发的名片起作用后,二哥等人就会亲自出面,和需要用血的患者谈价钱。一般400cc血从病人或者病人家属手中能收到1200到1500元,扣除给手下人的提成,二哥等人可以抽成上千元。

此次法院集中审理的2起非法组织卖血案中,5名被告人均为小熊、张梁类型的中间人,至于二哥姓名、行踪,被告人均不知情。见过二哥的人描述,他1.70米左右,寸头、中等体型,听口音应该是东北人。

互助献血机制存漏洞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承办该案的检察官白磊告诉记者,该团伙并不像被告人所说组织分工不明确,相反,该团伙分工极为明确,血头与马仔均单线联系并利用电话、网络等方式遥控指挥,成员间互不熟悉,以致头目“二哥”等人至今逍遥法外。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注册网站发布于医院,转载请注明出处:涉及案件金额超200万元,该院就三回九转受理违

关键词:

上一篇:无证据证明助产士将肛门缝闭,肖友若 《南方都

下一篇:没有了